八千里路云和月吴蚊蚊

浏览次数:722发布时间:2020-06-18 17:56:58文章分类: N与生活

215天.陆路 — 西藏.尼泊尔.印度

八千里路云和月吴蚊蚊

在路上的日子,很是怀念。日子过得很快,回来也就大半年了。在路上的每天却都记得清楚。当初全没计划,我虽没有自己开出一条路,但沿着前人的路一直走,也一样找到心中的世外桃源。 来了趟公路旅行,拍了一套只有自己一个观众的电影。

一来是要赏风光,二来没钱的人当然要全程陆路,坐的最低等次的交通才撑得了215个日与夜。火车是三等,巴士是当地人坐的。全程一直滴水的烂铁皮,下雨时在车上要穿风衣,漏水打在我头上的声音,引得旁边的韩国人一直哈哈笑。 十多个小时,只有我头上乌云盖顶一直下雨,其他人倒无恙;完全是卡通片的影像。 然后水一直源着风衣流到我的拖鞋,虽然我好努力将水由衣袖「引导」到地下,但半边身 (加半边屁股) 在室内地方都是湿透了,很是滑稽。 40度的高温,整个人都是汗,车厢咖哩味汗臭味,大家「肉黏肉」,又坐得屁股开花; 现在回想起来却甚是回味。在最爱的路上,身子湿大半十几小时,竟也无阻本大爷吃薯片吃肉干的兴致。

热,臭,累,被骗,没钱,但这是我人生其中一个最高兴最写意的时候。 怪不得有人谓,死在路上也不错。 起码在自己最爱的旅途中悄然离去,好不浪漫。

在5天越野车入藏旅程,正是314事件前后,遇到僧人自焚、封路,围车事件; 也遇到最纯朴的藏民,大家只用笑容及手势沟通 (当然少不了「握细路糖果」),可那一笑,真诚得令人心都溶化了好一阵。 我想我现在看到,会忍不住哭。

八千里路云和月吴蚊蚊

小喇嘛辩经

八千里路云和月吴蚊蚊

5000多海拔已是极限,幸好也只是有点头疼

八千里路云和月吴蚊蚊

看那明亮的眼睛

八千里路云和月吴蚊蚊

无惧高原反应

到了尼泊尔,尤其是porkhara,奢侈游历险游hea游跟爱心游都有。Bungy jump, paragliding,喜玛拉雅行雪山,天天吃牛扒食西餐饮果汁,English tea ,在朋友的披肩店当小店长,踩单车,探望孤儿院。 我当这里是第二个家了。

八千里路云和月吴蚊蚊

加德满都,我来了

八千里路云和月吴蚊蚊

日光下

八千里路云和月吴蚊蚊

色彩班烂尼泊尔

八千里路云和月吴蚊蚊

明信片@ monkey temple :p

八千里路云和月吴蚊蚊

patan square

八千里路云和月吴蚊蚊

穿上最爱的绿色来游走

八千里路云和月吴蚊蚊

fewa lake 的彩虹,愿长驻于此

八千里路云和月吴蚊蚊

我的喀什米尔兄弟,在尼泊尔开披肩店,人老实有善,唔买去搵佢倾计一样无任欢迎,大家多多帮衬。

八千里路云和月吴蚊蚊

到了在印度,只怪自己体魄不好,固真可以苦行来形容。刚好夏天40多度热死人,每天不单要跟爱骗人、没时间观念、随口up当秘笈的咸湿印度佬打交度,还有恼死人的交通。火车、巴士站无一人懂英文,站内无英文又多装好心的假好人。 买巴士票,明明有,旅馆的人说没有; 明明说九点到达可以转车,却在半夜凌晨1 点多把我丢在空无一人的巴士站,被十个的士佬包围。坐火车要用粗铁鍊锁住行李,凌晨四点还有人载歌载舞bollywood不让你睡; 酒店怪经理说有要紧事,半夜三更硬要入我房… 加上自己不争气,背起一半人高的背包追车,力不从心又不想认输的咬牙切感…下次要幺就不换衣服,要幺我就练成大只妹,要不是不会再塞满那60公斤背包的。

再说这些不是要强调自己有多厉害,而是好生怀念这一切是多幺惊险又好玩,每每说起让人眉飞色舞,想起叫人旅痒难奈。

 

八千里路云和月吴蚊蚊45度下的泰姬陵,头昏眼花,我当时都忘了看什幺。 回来看照片才看清

八千里路云和月吴蚊蚊

八千里路云和月吴蚊蚊

上游恆河圣城haridwar,水乾净多了

由在髒得令人侧目的恆河下游圣城Varanasi, 想打道回府; 到了瑜伽圣地rishikesh 透暑够了,旅途渐入佳景。 之后再到达赖住处Dhramshala,再走到北印,喀什米尔,3 idotis 的Ladakh, Leh。

这条看似普通的旅行的路,在我似乎又不是那幺普通。

八千里路云和月吴蚊蚊

大家早上都来恆河洗洗澡,希望一天顺利

八千里路云和月吴蚊蚊

山城Dhramshala ,晚上天气好生凉快,是印度人的避暑圣地。 其时达赖刚好在城,好多人涌进去,我唯有做多几天瑜珈避开人群

 

在喀什米尔时,外国人不可办手机卡,没有人知道我实际在哪。在往Leh 这条世上其中一条最危险的山路时,前面载着一车去表演中学生的巴士,货车巴士争路,天雨路滑,整架就这样掉到山谷下去了。 人生的无常,眼前是再彻底不过。 我一直幻想,如果那是我,那爱我的人一直都没我消息,原来,吴蚊已在印度的山脚底消失了,我在飘浮看着, 他们还一直在找我在隔空跟我讲话。 但原来世上再已没有我了。

人生既然苦短,又毫无把握,有什幺重要得过自己的快乐。还有我亲爱的家人朋友,愿你们都健康快乐,没有什幺比这更重要了。回来以后,不惯。虽然很想继续独伫城门外远离烦嚣,但那些人那些东西总是要捲你进去。挤迫在地铁,随着鱼贯的人,总不知道要要往哪里去。身首异处。

我披着我的尼泊尔披肩,希望可以借一点点那时我攀山越岭涉水的力量。

在路上,我一个人,我看雪看花,我吃我喝,我读书,我写字,我歌唱,我坐车,我胡思乱想,我和自己对话; 我有时快乐有时寂寞,有时外向有时深闺; 我流汗,我强悍,我在走想走的路。

诚如本人GBlog游记点题: 走在巅簸的路上,才感到自己的真实,世界的真实。

手停不了,疯狂上载照片在这篇游记。 谢诸位耐性。

 

吴蚊面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