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主页
  • N与生活>
  • 在读书、考试、升学,课本、参考书、补习班之外,我们还能保留一 >

在读书、考试、升学,课本、参考书、补习班之外,我们还能保留一

浏览次数:327发布时间:2020-06-27 07:05:23文章分类: N与生活

昨天看了学生写的心得,有点杂乱,当下有点不开心,唸了几句。

我在意的是孩子失去了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。上礼拜给国中生写点新的练习,有学生调皮,一直想钻规定的漏洞,彷彿只要偷到一点时间,少写几行字,就是莫大乐事。

我皱了皱眉头,说,你想干嘛都可以,可你一直想偷懒,钻规定的漏洞,这坏习惯到底怎幺养成的,你有没有想过。

但一方面,我又觉得孩子在这上面的表现,无辜远大于他那一点小小的恶意。或者那根本称不上恶意,只是一种对体制的微弱反抗,微弱到甚至连主张都没有的不合作。

不合作可以,我一直鼓励孩子去质疑和冲撞他不认同的那些,可我不希望孩子没有自己的想法,剩下的只是消极的反抗

我们的教育往往会让人变成这样,这也不想做,那也不想做,可没有为什幺,也不是因为更想做什幺,就只是不想而已

我跟他说,我知道我们的教育有问题,常常逼学生做一些他根本不想做的事情,可是你不能就这样甘愿被体制消磨,连自己的好奇心都丢失了。

没有好奇心是一件危险的事情。

学生说那很可怕。我跟他说,可怕吧,那幺你觉得我们的社会是不是已经快要变成这样了呢?

读书、考试、升学,课本、参考书、补习班,我们所谓国家未来的希望,十几岁的孩子,最灿烂最热情最勇敢最富创造力的年纪,扣除掉上面这些,究竟还剩下什幺?

离开考试离开学校之后,除了提早老化的脑袋,提早坏掉的脊椎,究竟还拥有什幺?

我给学生讲论语,讲那个被课本杀死的孔子。说我们不要看那些过于伟大和崇高的理想,也先不谈複杂的政治或阶级,我们只看孔子和学生的对话,看那些关于人生的思索。

真正让人感动的那些对话,有多少是发生在课堂上,发生在单方面讲授的过程中?

我很怀疑在孔子那个时代,学生不坐在教室里,老师也没有讲台。但一切的可能却在老师与学生的一问一答之中不断发生。

学生深深明白老师的志向,看到了老师心中那个理想的世界

那年仓皇离开鲁国,学生们也跟着他。一车两马,浪迹天涯。孔子不是什幺至圣先师,不该被搞成个铜像站在校门口春风化雨,他有的就是一群相信他,相信未来,相信梦想的傻学生,和一个永远年轻的傻脑袋而已。

天地如此辽阔,老师能做的只是把学生带到一个足以了望到远方的位置,然后跟他说,就是这里了。

在读书、考试、升学,课本、参考书、补习班之外,我们还能保留一

我希望我们的教育该是这个样子。

前几天一个毕业的学生来讯,跟我说他休学了。

他说系上的学习气氛不好,他觉得有点失望。他一直不敢跟我说这件事,因为当初是我一直鼓励他选择自己想读的科系,才坚持走上这条路的。

他说或许他是个失败的例子,但他还是希望我继续鼓励他的学弟妹、我现在的学生们,勇敢走上自己的路。

我跟他说,我一点都不担心这件事,只要他有想过就好。我自己的学生我很放心,不管他们最后走上什幺路,那都是他们自己决定的,只要是这样,我就一点也不担心。

我本也不该担心。

从那之后,人生本来就是他自己的。

我想起那年毕业的那群孩子,最后几乎都依照自己的兴趣选填科系,没有被名校迷思左右,不觉得自己浪费了分数。

因为本来就没有浪费分数这件事。

考了高分的学生,因着落点、因着社会期待选择了那些比较「好」的科系,那他仍然是被选择的那群,他并没有比考不好的学生来得自由。

我当然也知道,很多学校有教授打混,有学生摸鱼。这个教育制度出问题很久了,多数大学生根本不知道自己要什幺,更不因着自己想要什幺而进入那些科系。没有热情、没有想法,我们又能期待他在追求学问的路上长成怎样的人?

只是我当年可能说得还是太少了,还是太理想了。

又或者,我一直念兹在兹的,希望学生们能持续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、充满好奇,是一个多幺不合理的要求。

这个世界已经失去这些太久了。

欸,可是不要放弃啊,虽然这个世界已经是这样了,可是不要放弃啊。那些没有真正爱过、拥抱过这个世界的人们,也许永远不会知道,还对这世界有期待的人们,有多幺需要孩子澄澈的眼神,闪烁着兴奋,闪烁着远方。

我有多幺需要这些。

然后,请跟我来,直到我们再次看见那个生机盎然的宇宙,听暴雨雷鸣,看路上落叶或行人。

然后我们再来读书。

每个时代总得要有一些不放弃的人,岁月老不了他们,现实击不垮他们,他们将永远年轻。

「子入太庙,每事问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