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迈。找自己。1-启程

浏览次数:899发布时间:2020-07-21 20:38:59文章分类: N与生活

妈妈煮了一桌好菜为我送行,其丰盛程度不下年夜饭。作为一个临出远门的儿子,心情着实有些複杂。
以往的旅游总是安排在繁忙的工作之余,和家人一同逃离到九霄云外,既开心又期待。这次却衔接在有亲朋好友陪伴的美好年假之后,独自一人抽离,前往陌生国度里的陌生城市,凭着一张两礼拜前才买好的机票、一张两天前才订好的旅社名片。
为什幺一个人?为什幺是清迈?其实我也不晓得,只是内心一直有个声音,叫我跳出这封闭得很舒服的圈圈、跳出这重複了七年的生活模式。
挥别家人,在人满为患的高铁上,我开始感到孤独。我从来不是个害怕寂寞的人,但也未曾如此彻底地向寂寞靠拢。下了高铁,回到林口,迎接我的,除了空气中的冷冽,还有当地特有的大雾。
清迈。找自己。1-启程
回到家中,已然晚上十点,凌晨五点的飞机,意味着我还有约莫四小时的时间打包行李与小憩,包含接了一通悲伤的电话,关于那段刚结束的感情。
凌晨两点半,在前往机场路上,降下近年来遇过最猛烈的一场暴雨,雨势滂沱到完全吞噬挡风玻璃上那极力挣扎的雨刷,也彻底浇熄我的心情。凌晨三点,深夜里的机场特显空洞。从冷清的购票区,走入冷清的海关,经过冷清的免税店,来到冷清的候机室。
我坐下,试图用眼前平静掩盖内心的千头万绪。在一排冷清的座椅中,我为这趟旅程定了调-找自己。我想这也是那内心呼喊的主因,我要在未知的地方,找回从前那个熟知的自己。
清迈。找自己。1-启程
这次搭乘的是台湾虎航,第一次搭廉价航空,和想像中有些不同。原以为廉航的服务会特别阳春,其实跟非廉航比起来,该有的都有,只是吃喝皆需额外收费。
机组人员的制服走轻鬆活泼路线,那条繫在腰间的虎尾巴是一大亮点。机舱座位前后空间缩减到极致,极致到靠窗座的人一起身,中间及走道座两人都要同时起身让步的地步。除此之外,整体而言没有感受到明显差异,以两千块特价票来看,实在太过超值。将钱花在刀口上,极力缩减非必要开销的廉航公司与顾客,是当今主流消费模式。
我试着在机上补眠,但是一会吃餐点、一会发入境卡、一会又推销免税商品,迟迟无法入睡。在不安稳的迷濛之间,外头的天不觉渐渐泛白,机身开始降落,我看到了清迈。随着飞机与太阳相对高度的一降一升,那窗外的鱼肚白,转眼加足瓦数,成了刺眼的白。
清迈,炽热的早晨。
飞机停妥,外头传来空桥衔接的机械作动声。我定义中旅行正式开始的那一刻,便是从走出机舱、踏入空桥这一刻算起。空桥里的广告、迎面而来的当地地勤人员,会让你一眼直接开启对这个国度的第一印象,而这第一印象通常都是準的。我看到几位身穿制服的中年女性,漫不经心地挂着轻鬆开朗的神情,準备开始一天的工作。过了海关,在行李转盘处有贴心的SIM卡发放站,可免费索取或储值,但人潮众多,我领了行李便逕自走出。由于匆忙出发又适逢年节,没能事先换好钱,便在机场大厅的汇兑处换了小额泰铢应急。
走出机场,一股热浪袭来,我从冬天穿越到夏天了。猛烈的阳光一洒在身上,内心立马开朗起来,这是阴溼的林口所教会我的事。
清迈。找自己。1-启程
照着事前作的功课,拦下清迈最便宜的交通工具-双条车,司机看了看旅社地址,开价100B,我杀到60B就上车了。旅社在古城区内的巷弄里,司机开过了头,又是在单行道上,不便回头,便开启呼咙观光客模式,叫我往回走一会就到了。我背着背包、拖着行李箱,在烈日下走着,走了十分钟,顿时对手里拉着的行李箱感到一丝后悔,那使我看起来不像探索的背包客,而是十足的迷路观光客,行李箱属于有专车接送到高级Villa或商务饭店的画面,实在不适合放在古城街边找路的场景。
我又花了半小时,挨家挨户去杂货店问路才找到属于我的小巷,杂货店门口的妹妹很有趣,见我拿名片问路,摇摇头表示听不懂,生涩地领我进去见妈妈,妈妈见我拿名片问路,点点头表示懂,却讲了一堆泰文外加比手画脚为我指点迷津,母女两人差异原来不是在英文程度,而是社会化程度。
经过一番折腾,总算到达目的地-9 Resident,我未来四天的家。
清迈。找自己。1-启程
文章来源:旅行沙舟
个人签名档

张J,是理性的工程师,也是感性的作家。一次偶然的契机,开启了对旅行的热情,至今仍在现实与理想之间的流域,划着旅行沙舟,将所至之处写成故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