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主页
  • Z逸生活>
  • 共同照顾失智母,汪建民:最感谢妹妹,没有她我会死 >

共同照顾失智母,汪建民:最感谢妹妹,没有她我会死

浏览次数:163发布时间:2020-06-18 19:50:19文章分类: Z逸生活

长照历程像一场看不见尽头的马拉松,联合报愿景工程系列今年推出「活跃老化5.0/长照没有英雄」,透过调查、深度访谈、名人现身,走进照顾者家门,发现他人自以为是的关切及介入,是照顾者最大的压力来源;手足分工是最易引爆的照顾难题,许多照顾者有难言的苦水,但为了家庭和谐不愿面对镜头。
共同照顾失智母,汪建民:最感谢妹妹,没有她我会死
有位高龄82岁中风又失智的母亲,汪建民谈起 照顾失智妈妈,过程虽然辛苦,但他没有任何怨言,他说抱怨后容易失去耐性,也会失去理性。记者杜建重/摄影
以下是艺人汪建民与妹妹一同照顾妈妈的心情,虽然他一度认为「家事有什幺好对外说的」,但还是与大家分享,并在镜头前第一次向妹妹说平常不好意思表达的「谢谢!」
访谈内容如下:
我最害怕接到的电话,是妹妹打来告诉我:「哥,我放弃了…」
两年半前,妈妈在家里中风被妹妹发现,她这一倒下,开始了我和妹妹这场照顾马拉松。
妈妈九年前得了淋巴癌,当时医师告诉我:「趁剩下不多的日子多陪陪妈妈吧!」肿瘤很大,加上妈妈年纪大了,不建议手术,但妈妈坚持开刀,历经六个多小时手术,挺过两年化疗,明明走过最煎熬的抗癌日子,没想到二○一五年底中风,接下来她就失智了。
妈妈一开始因为中风住院,我们不知道她失智了,是看护阿姨说,妈妈好几次都不知道自己尿布湿了,甚至渗漏也不自知,一检查,果然是轻度失智。妈妈二次住院四十多天,我要拍戏,照顾的重担几乎都落在妹妹身上。出院后怎幺办?我们讨论了两个小时,认为只有一条路,把妈妈送到安养机构。
找到现在的安养机构,花了不少功夫,很多地方我去看过,有些安养中心在公寓二楼,阴阴暗暗,让人疑惑「谁会自己的父母送到这里来?」
政府有提供长照资源?我完全不知道。出院之后怎幺办?是看护阿姨给了很多建议,我对看护阿姨非常感激,直到现在都还会联络。住进机构后,才知道可以申请残障手册、轮椅、床都可以补助,但我们在妈妈需要的第一时间就全买齐了。

为了一周能去探视妈妈三、四天,我离开繁华的东区,暂时搬到靠近安养机构的新店。但其实这两年半来,我最感谢的人是我妹妹,因为如果没有她,「我应该会死。」
妹妹也有工作,但时间比较弹性,她每天定时探视妈妈,看看妈妈有没有需要什幺,帮妈妈买食物、水果、衣服,还帮忙换尿布。妈妈只要一有状况,安养机构都会先通知妹妹。
我从来没有当面对妹妹表达过感谢,现在对着你们的镜头,我要跟妹妹说,「谢谢!」虽然她可能会骂「你有病喔!」因为有妹妹,我才能去工作拍戏。
妈妈极度重男轻女,妹妹照顾妈妈常被嫌,她时常受不了抱怨「你妈又怎样了…」,但至始至终她都愿意照顾妈妈,让我很感激。
我最怕妹妹说:「我不干了」,也怕安养中心说:「你妈妈我们照顾不了。」其实一直到现在,我和妹妹看到对方来电,都会犹豫要不要接,担心电话里传来自己无法承受的讯息。
发病后短短一年,温柔贤淑的妈妈变得暴躁、髒话连篇,曾看着我对安养中心的人说:「我弟弟来看我了!」还有一次,妈妈像是中邪,双眼上吊,死盯着我,眼神好可怕,甚至像杀人犯。我忍不住怀疑,这真是我妈妈?她到底是谁?被妈妈忘记这件事,「我没有準备,但每天都在接受」。
家里的事情很难对外人说,即使知道从从要照顾失智双亲,我也只能拍拍他的肩,默默打气。其实圈内有不少人因为照顾家人很辛苦,但外表上大家看起来都很好,不太会讲自己状况。你们约我採访时,我正在开车,答应了你们之后,我对着空气骂了一声「×」,我干嘛要答应,家事有什幺好对外说的。
我最不喜欢的事,是九年前妈妈治疗癌症,一堆朋友提供偏方,还有人告诉我去香港求两只金钱龟,妈妈一定会好,真的是够了。家人已经生病了,没必要再去受其他的苦,相信医师就好。
妈妈住进安养机构两年多,我和妹妹两人常常就在会客室看着外头「发呆」,每个家庭都不同,照顾模式无法全面複製,但应该要找到属于自己的方式,找寻出口,怎幺照顾?「做就对了」,不用一直想,反而会成为照顾路上的负担。
共同照顾失智母,汪建民:最感谢妹妹,没有她我会死
照顾者心声:汪建民谈顾母亲的心路历程

元气网:https://health.udn.com/health/